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汽车

范伟和大鹏算是国产喜剧电影中比较有代表性的“父子档”。 

  《父子雄兵》中,“鹏氏喜剧”的固有套路被不少人挤对,但委实无可厚非,它意味着以大鹏为核心标志的喜剧电影,正试图整合一切“成功元素”来探索自有风格。

  自陈强和陈佩斯父子联手演绎的《父子老爷车》《爷俩开歌厅》之后,20多年来,中国银幕上已经鲜见货真价实的父子喜剧。因此,从类型稀缺性上看,《父子雄兵》的创意缘起相当不俗。更重要的是,在当下国产喜剧领域,你似乎很难找到比范伟和大鹏更具“卖相”的父子组合了。

  《父子雄兵》雄心勃勃地企图在搞笑和煽情两个指数上达到峰值。为了做到这一点,从《煎饼侠》就开始玩命修炼的“鹏氏喜剧”大法,在这部电影中落实得更加彻底,也更加粗暴:一个与主流观众保持阶层平齐,以激发共鸣的小人物;一个被所谓梦想折磨得咬牙切齿,却不幸坠入失控局面的叙事逻辑;一堆强行唤起观众怀旧情怀的80后记忆碎片。

  只是,一部成功电影的硬件是一回事,而软件又是另一回事。《父子雄兵》的短板在于,作为“软件”的故事不足以扛起父子喜剧这面大旗。究其原因,编剧似乎从一开始就是以一个小品为圆心,硬抻出了一部剧情长片。这个圆心便是全片有且唯一的“梗”——不靠谱儿子为筹钱还债而为活着的父亲办了一场葬礼。这个让人匪夷所思的设定,或许可以被理解成荒诞的“黑色幽默”。

  但即便有了这场葬礼闹剧,父子感情始终原地打转,以至于故事到最终都未能真正打动人。父亲发现自己“被去世”而猛踹儿子,观众还在为父子俩难以弥合的关系揪心,但几个镜头后便是父亲的重装上阵和儿子的突然成长。几个情景之间缺乏有效事件的支撑,爷俩之间“因为爱所以爱”变成了解释这一重大剧情转折的妄理。

  当我们重新回到人物本身时,又会发现,片中的父子从人设到关系都有些脆弱,对比《十月的天空》里精通发明的男孩、《舞动人生》里的芭蕾少年……他们与父亲从对立到融合的过程,既是儿子依靠实力证明自己的过程,也是父亲发现自我认知不足的过程。而《父子雄兵》的格局,最终只停留在了一次次被闪回的魂斗罗插卡游戏上。

  当然,如若以小品的标准去衡量,《父子雄兵》依旧是一部可以让人发笑的电影,即便笑过之后有那么一点酸楚。作为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得主的范伟,演起这样的父亲角色完全驾轻就熟,只是剧本没有更多的空间让这个父亲的转变更具说服力;大鹏在经过《我不是潘金莲》的群戏交战之后,比《煎饼侠》时的表演状态略有提升,可让人暂时忘记其“屌丝男士”时期的尴尬浮夸。

  尽管“鹏氏喜剧”的固有套路被不少人挤对,但委实无可厚非,它意味着以大鹏为核心标志的喜剧电影,正试图整合一切“成功元素”来探索自有风格,其探索和研究的对象始终还是观众。这也是《父子雄兵》即便故事粗糙,浮夸过火,但也绝不至于体无完肤的原因。毕竟,对国产商业喜剧片的开掘,还是眼高手低者居多。□米言(影评人)

来源:新京报


    上一篇:《父子雄兵》:闹着玩的《老炮儿》
    下一篇:大鹏范伟《父子雄兵》上演“中国父子”温情杀
    频道推荐
    更多新闻资讯
    钢铁工转行纹身师收入暴增70万 女儿曾被
    更多科技资讯
    更多金融资产
    一周热点新闻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