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汽车

(原标题:《父子雄兵》:闹着玩的《老炮儿》)

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已经在电影院三次看到范伟“范范范老师了,《有完没完》《绝世高手》与《父子雄兵》这三部喜剧电影都是他主演的。

尽管《父子雄兵》的口碑最低,反倒最能显出范伟的喜剧表演功力。他当然有能力独挑大梁(《有完没完》),也豁得出去扮癫扮傻(《绝世高手》),但唯独在出演“捧哏”角色时,与“逗哏”的对戏最为发挥自如,甚至一定程度上平衡与左右表演的情绪基调。

范伟饰演范英雄

很难想象没有范伟压阵的《父子雄兵》,会在闹剧化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到如何不可收拾的地步。

《老炮儿》的票房报捷让精明的电影商人重新看到成年人世界父子题材影片的市场潜力。

以父子为主角的喜剧,在中国电影产业尚未完全市场化时,也曾大受欢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陈强陈佩斯父子担纲的《天生我材必有用》(“二子”)系列电影,一拍就是五部。

《天生我材必有用》(“二子”)系列电影

《父子雄兵》看上去并无做成系列电影的野心,票房表现也远不及市场预期。尽管范伟搭档大鹏的喜剧组合,足够有新意,并奇异地实现了不同喜剧风格的调和:大鹏在过去喜剧表演中容易癫狂过火的一面,有范伟的沉稳做帮衬,不至流于轻浮;范伟的角色时有老态毕现的疲乏,也正好需要大鹏的插科打诨,提振情绪。尽管两人的对戏并不总在同一频道,大体仍是默契的。

与《老炮儿》中“六爷”和晓波拘谨有距离的父子情相比,《父子雄兵》中的范英雄和范小兵,相处模式有争执也有和解,更烟火气,也更市井生活化。

电影似乎不想浪费范伟在严肃正剧中展现出的表演功力,几场父子交心的戏,都往严肃化的方向处理。弃用《父子魂斗罗》的片名,多少也是不想让影片完全被界定为滑稽剧或闹剧。可惜“纠偏”不力,情绪张力本应最足的几场戏,都处理得太过仓促,无法给观众留下深的印象。

香港无厘头喜剧在内地找到了卢正雨做接班人。屎尿屁喜剧则与“洗剪吹”式审美结合,并在逐利资本的裹挟下,短短数年,发扬到走火入魔,最典型的例子包括《恶棍天使》、《大闹天竺》等。

《父子雄兵》中,大鹏因为需要兼顾正剧风格的表演戏份,相对收敛;乔杉饰演的追债小头目方健,撑起了最主要的“屎尿屁”戏份。尽管仍是袭用过去的表演方式,乔杉的个人气质,让这个看上去“怂怂”的倒霉蛋,倒也有几分真实。

乔杉饰演的方健(右一)与“洗剪吹”讨债三人组

不过扮丑的讨债小弟三人组,就实在是惨不忍睹,恶俗程度大约只有《大闹天竺》中的“杀马特”打手金角银角可以超越。观众应该庆幸电影编剧高抬贵手,没让三人从头至尾刷存在感。

电影前半段的搞笑桥段都是老梗。影片开头,范小兵去寺庙忽悠投资人的一场戏,显然是搬演自《非诚勿扰》;范小兵被讨债人追债,鸡飞狗跳的几场戏,除了一小段并不惊险的跑酷跳楼戏,也显得敷衍了事。

电影时空背景的设置,同样是漫不经心。影片辗转北京、大理与澳门拍摄,但人物与空间缺乏深度互动,倒像是要让演员和制作团队在拍摄过程中顺便过过旅游瘾。剧情为地理设定交代的理由实在薄弱,基本上想一出是一出。

范英雄退役缉毒军人的身份,任达华澳门黑帮大佬的身份,都显得像是编剧临时现编出来自圆其说的,并不构成影片不可割舍的设定。

《父子雄兵》剧照

电影最主要的情节设计,也即虚构葬礼搜刮份子钱、老战友闻讯守灵以及墓地追悼会几场戏,想法很有创意,完成度上就略打折扣,比起十数年前的《大腕》犹有不如。

老范和战友们

上一篇:《父子雄兵》进军暑期档 范伟大鹏“父子情深”
下一篇:评:《父子雄兵》缺陷和风格并重
频道推荐
更多新闻资讯
钢铁工转行纹身师收入暴增70万 女儿曾被
更多科技资讯
更多金融资产
一周热点新闻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